游乐原——今天依旧是条咸鱼

我爱哲也!!
您好!!(ฅ>ω<*ฅ)
这里是渣爆了的游乐原!!
很高兴认识您!!>3<
凹凸主吃嘉金瑞金

不吃嘉瑞嘉
不吃嘉瑞嘉
不吃嘉瑞嘉

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!!!
然后emmmmm
欧美主吃德哈!瑟莱!
龙族吃泽非楚路!
文豪吃新双黑!
小英雄轰出胜出其实都吃啦!
APH吃all耀!
所以请尽量注意避雷!!!谢谢!!!
虽然我只会白漂!!!╭(°A°`)╮
馊掉的咸鱼一条✔
再次悄咪咪跟你说,如果我能有幸认识你我会很高兴的【小声】⊙▽⊙

【搬】这样我的高考该怎么办

      ☞我感觉我在侮辱历史
      ☞相信我真的是个粉不是黑,真的
      ☞可能有些东西与真实历史有些出入,     但大体是一样的,国设。
      ☞原设属于你,OOC属于我
      ☞欢脱文,基本上没有虐,基本上!基本上!
      ☞是个坑!巨大的坑!
      ☞而且我懒

chapter2

王嘉龙看着面前的人的各种动作后有一种莫名的诡异感,他大哥中邪了吗?莫非英/国那个混 蛋给大哥的鸦片还有性格转换的功能?还是说……

“你是谁,是谁派你来的”红袍少年丝毫不客气地拔刀,闪着寒光的刀尖正指着前方的假哥哥。

智商上线的王耀立刻意识到事情的不简单,他仔细思考了一下,比如他弟弟从来不会穿这种麻烦的长袍子,比如他学习一向很好的弟弟从来不会逃学

再比如——他环顾了一下四周,这种程度的装修,就算花再多的钱,现在也没有一个装修公司可以做出来,所以说——他应该是来到了一个不得了的地方,他毫不畏惧地抬起头目光直视举刀人那灿金色的眼睛。

我是被绑架来的,放心,我不会对你不利的。

“你带美瞳了吧?”

………………

就怕气氛突然安静

“哈?”黑发少年一脸不解“美瞳是什么。一种新型武器吗?”他又把刀往前伸了伸“果然吗……是泰西①那帮人派你来的吧”他的眼睛里充满仇恨“真正的大佬在哪里!”

糟了,王耀内心里满脸黑线,一不小心把对话框弄反了,这下怎么办?不能紧张,王耀你不能紧张,一紧张你就没命了,一定还有机会,一定还有什么线索没注意到……他不断地在心里安抚自己,眼珠转了转,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,像是下了决心一般,扶着身后的床沿缓缓地站了起来。

糟了!

王耀的神经突然紧绷了起来!

该死!怎么突然在这个时候……腿坐太久麻了!就好像蹲茅坑的时候起不来了一样!一不留神,他一屁股坐到了床上。

太尴尬了!但管不了这么多了,下了死心的长发少年一把抓住了面前的刀刃。

鲜红的血液顺着手掌缓缓流下,像一条条小蛇,流过手臂,它们分开了许多岔路,又顺势重合到一起,散发着一种妖艳的美。

虽然明知面前的是假的大哥,但面对着那一张熟悉的脸,王嘉龙还是慌张地抽回长刀,谁知这一抽流出来的血更多了,他嘴唇一抖,四处环顾有没有可以包扎的软布,就在他慌忙想要撕下衣服充当绷带的时候,那只流着鲜血的手一把抓住他的肩膀。

“我不是什么泰西派来的人,也没有恶意”王耀用他深邃的黑眼睛盯着面前长的和自己弟弟一模一样的人“再说,如果我是敌人,又怎么可能会潜入到这种地方”他的眉眼柔和了一下“我不会害你,小香。”

王嘉龙的瞳孔蓦然缩小,很久没有人这么叫过他了,小时候自己觉得这个称呼很像女孩子,就不再让大哥这么叫了,他还记得当时王耀很惋惜地对他说“明明很好听嘛”,除了大佬和自己,再无他人知道,就算是濠镜和湾湾也不知道。

仔细看着这人的神情,王耀在心里松了一口气,看来他赌对了,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但面前的这个家伙不止和嘉龙长的像,有些经历也似乎完全重合,所以他在赌,赌现在的状况不只是绑架这么简单,赌面前的人是他的“弟弟”。

“你……到底是谁”转念又一想,这种地方确实不是什么人都能的进来的,像是普通人就不行,门外有一层结界,一般人会被拦下。面瘫少年似乎有些迷茫,搞不清面前的实况,双手也在颤抖着,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个坐在床上的人。


“我也搞不太清现在到底怎么了”王耀说

“但我们可以猜测一下”他抿了抿嘴

“我们……可能不处于一个时代,或者是一个时空”

他指了指面前人的袍子,和自己身上的棉袄“如果不是单纯的恶作剧,用我们那里的话说……”抬起头,直盯那双迷茫又有点恐惧的金色眸子“我应该是穿越了。”

“穿越?那是什么?”

“简单的和你解释吧,就是一个人从一个世界来到了另一个世界,虽然我从来不相信这种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,但它确确实实地发生在我身上了”王耀扭了扭酸麻的手腕“你可能不相信,因为它实在是太不符合常理了,就算是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也不能解释……”

“我相信”

“好吧你不相信的话就……你说什么——?”

“我说我信”找到绷带的正在给他包扎的少年开口“因为照你这么说的话,我们存在的本身就不符合常理”他抬起头“我们是代表——国家和地区的代表”

“等等等等,你这话信息量有点大啊”王耀眼角抽了抽“代表什么的不是很常见吗,由人民选出来的——”

“不是那个”他打断了他的话

“我们不是人类”他停下手头的工作

“我也没法解释,总之,如果你有什么不好的状况,你所代表的地方就会崩塌,但你永远不会死,因为土地就是土地”他的眼神似乎有些悲伤“就比如,大佬他被英/国那个混 蛋喂食了鸦片,结果……现在整个大清都在被鸦片统治着,农民不好好耕地,高官腐败,统治者无能……这一切都是那群泰西人的错!”

这不就像是国家和地区拟人化嘛……和我们班小女生看的那动画片设定似的,看着那人越说越激动,王耀甚至能看到他眼里悲愤的泪水,不禁有些心疼他,明明是和自己弟弟差不多大啊……等等,他一把抓过越说越激动的少年“你说鸦片??还有英/国??那现在是什么时间?”

被抓住的少年一头雾水“公元后1839年②,有什么不对的吗”

“我知道了,我知道了”王耀喃喃道,顾不得手掌的疼痛,他一把抓住少年的手,眼神清明了少许“我叫王耀,有两个亲弟弟一个亲妹妹,期中一个和你一模一样,如果没猜错,你的“大佬”和我也是一模一样的,还有就是,如果真的是国家拟人化的话,不出意外,我应该是——中/国对吧”

长发少年似乎搞懂了一切,眼神中露出自信的光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
①在清朝时,欧洲的部分地区被称为泰西,以英/国和法/国为首。
②因为不知道清朝时时间应该怎么说,就按历史书上来了。

【搬】这样我的高考该怎么办!

     ☞我感觉我在侮辱历史
     ☞相信我真的是个粉不是黑,真的
     ☞可能有些东西与真实历史有些出入,但        大体是一样的,大体,大体,国设。
     ☞原设属于你,OOC属于我
     ☞欢脱文,基本上没有虐,基本上!
     ☞是个坑!巨大的坑!

     chapter1

        这个冬天似乎格外寒冷,老天爷吝啬地不分给世界一点温暖,就连太阳也好几天都没展头露角,奇怪的是,这种天气里竟然一点要下雪的迹象都没有,只能任寒冷的风呼啸着,拍打在脸上。

真冷。

        年轻的男子把盖住脸的围巾又向上拉了拉,似乎这样就可以挡住寒风,漫不经心地走着,随意地看着这个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 王耀是W学院高中部的一名学生,严谨遵守着“文科生创造公式,理科生改写历史”的原则。

        对,你没看错,他是一名理科生,彻彻底底的理科生。

        单论理科成绩在全校排名虽然算不上第一但前十妥妥的。

       但他的总成绩排在全校后两百名。

       全校一共将近一千人。

       为什么呢?王耀自己也很疑惑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你困惑个屁啊!!!

       虽然不学文,但语文英语还是必学的吧,你说你语文都不及格你还是个中/国人吗!

        王耀还非常爱国。对你没听错,就这个语文都不及格的人还非常爱国。

        你先给我把语文及格了再说这些!

        “高三了啊……”王耀缓缓地抬起头,看着灰暗的天空,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 “恩……这么说来明年就毕业了啊,真快呢。”他又低下头“就快见到嘉龙他们了。”眼底流露出遮不住的宠溺。他又握紧了拳头“至少……要先考入一个像样点的大学。”眼底的信念又加深了一层,傻不拉几地快步向教学楼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今天是这个月最后一场测验”班主任的声音伴随着发试卷的声音响起。“希望大家认真对待”她推了推厚重的眼镜“不好的科目快点补起来,不要出现太严重的偏科,毕竟离高考已经没几天了”她的目光不由自主地向王耀瞥了瞥。

        王耀心说你瞥我干嘛啊,你瞥我也没用啊,我知道你在说我。

       考试的一切都很顺利,这次语文很简单嘛,他大白天做着梦,也许能及格?

       窗外的风还在咆哮着,用力地拍打着窗户,它撕心裂肺地吼叫着,虽然夜晚还没降临但一点也没有白天的意思,整个世界都在黑暗的笼罩下。

       他认为一定是受环境的影响,否则为什么自己的大脑也觉得有什么在撕扯着他的神经,像是一只只虫子,它们铁一样的利齿闪着寒光,撕咬着,疯狂地吞噬着他的意识。
他眼前的最后一瞬间,是还没有开始写的作文题目,他最后的一丝意识,是还没有答完卷的恐慌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分界线—————
“鸦片,给我鸦片”

“没有钱了!家里的最后一枚铜币已经被你 这个败家玩意拿去买那些该死的东西了!”

“我不管那些!你给我鸦片!”

说罢,颓废的年轻人就向年老的父亲伸出双臂摇晃他

“快点,把家里值钱的东西全都拿出来”他的眼睛里泛着红光,看起来已经好几天没休息了

“玉镯!对,那个女人的玉镯!把那个典当掉,给我鸦片”他似是突然想到了什么,疯狂的向家里跑去。 “停下!你这个败家子,那是你母亲的遗物!”老父亲抓住了儿子“你放开我”

他挣扎着“给我鸦片啊!”

这样的戏码在现在的北/平并不少见,至少是在这个鸦片统治中/国的时代里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……这哪啊,睁开双眼,入目的是一片不认识的景象,满眼的红色冲击着双目,复古的装修格调让人异常安心。但王耀两眼呆滞地看着天花板,活生生像个睁眼的植物人。

“大佬,你醒了”

身穿红色袍子的少年眼里亮出安心的光。

王耀吓得立马从床上蹦起来,不知道是因为袜子还是床单太滑的原因,一个没踩稳就摔倒了地上,呲牙咧嘴的,旁边的少年连忙伸出手,想扶起他,但王耀一把拍开了少年的手,顾不得疼痛,瞳孔猛缩,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的少年,手指颤颤巍巍地抬起。

嘉龙??!!你不是在上学吗?穿成这样要干嘛?拍戏?

不对,他冷静了一下,但很快就压抑不住心中的怒火。

你不好好学习以后就没有好出路!没有好出路就做不了为社会做贡献的人!做不了为社会做贡献的人就没有饭吃!没有饭吃就要到路边乞讨!反了你了臭小子,我不在身边你就学会逃学了是不是!看我怎么收拾你!

他看到自己身旁有块小型黑色的大理石,拿起它就想往王嘉龙身上抡,但该死的弟控精神阻碍着他,想了一下又放下了。

毕竟是自己的亲弟弟

但不惩罚是不行的

王耀虽然穿越了,但他眼里闪过诡异的光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—

给同学画的小柠檬
我果然还是喜欢香香软软的女孩子!!
因为私心想画长头发所以就用巴啦啦能量把她的头发加长了!!!
然后我失败了【捂脸】
好吧太久没画女孩子所以长头发不会涂了【顶锅盖跑】

昨天晚上肝的
第一次这样上色
所以就意料之中的涂毁了
我会加油的!
顺便我最近在搞事情(๑•ั็ω•็ั๑)
私心再打个tag>3<

活生生的表情包出炉了哈哈哈好红红火火恍恍惚惚

完了完了我好像画逆cp了
我这么把嘉德罗斯画的这么受啊!!但请一定要相信这是嘉金!
螺丝画的有些潦草原因是我妈让我滚去写作业。
本来还想画个条漫但是我要写作业了【捂脸】
啊啊啊我忘记画嘉德罗斯的星星了我有罪!
我就是条咸鱼!
我就是条咸鱼!
我就是条咸鱼!
私心打个all金的tag

终终终终于到了!千和安太太的本!其实说实话这是我第一次买本!是千和安太太的真是太好了!太太写的真是太暖了!真的是那种字里行间都能透露出的温暖!真真真,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,太感动了【抹眼泪】太太的预售没有错过真的太好了!请以后也继续加油!最后斗胆艾特一下太太【瑟瑟发抖】 @千和安

瑞金童年糖
其实一开始准备画码头的背景,但我发现我高估自己了【捂脸】我的背景比我的勾线还烂。
对不起党对不起人民

好吧我还是把它放上来了【捂脸】这个是上周画的,因为觉得太丑所以没放上来【躲墙角】从今天开始我要使劲练人体比例了【瑟瑟发抖】